广东西陲透视
郵件登錄

印度經濟下行壓力增加

2018-12-29 09:26

  2018年是印度經濟充滿挑戰的一年,在貨幣、油價和貿易等問題的不利影響下,印度經濟增速有所放緩,表現不及外界預期。特別是央行與政府間流動性之爭曝光后,給投資和消費造成了嚴重負面影響,截至目前,對印度GDP增長貢獻最大的是制造業、電力、天然氣、供水和其他公用事業服務。建筑、公共管理和國防等行業增長超7%,農業、礦業、貿易、旅游、通訊、金融、房地產和專業服務等部門增長率較低。因此,市場對印度經濟增長持謹慎樂觀態度。

  2018年以來,多種因素共同作用導致印度經濟增速放緩。首先是盧比貶值與油價波動。由于美元表現強勁,印度盧比承壓頗為嚴重,以超過10%的跌幅成為本年度表現較差的主要亞洲貨幣。調查機構數據顯示,印度盧比未來6個月或將繼續走軟,預計到2019年底,盧比對美元匯率將跌至1美元兌75盧比。此外,作為對原油進口依賴高達80%的國家,國際油價波動對經濟影響有一定放大效應。印度在2018財年第一財季經濟增速高達8.2%。但此后由于油價上漲引發的央行連續在6月份和8月份兩次加息,對經濟增速明顯造成制約。印度國家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高希表示,在油價上漲和盧比貶值雙重作用下,消費需求受到抑制, 2018財年二季度印度國內消費疲弱,增速從上季度的8.6%降至7%。

  其次,財政赤字不斷推高。基礎設施支出和支持農村需求的措施推動公共投資增加,遏制了投資下降趨勢。但是,由于經常賬戶赤字擴大,全球融資環境趨緊,給印度經濟帶來了持續下行壓力。印度政府此前為維護農民利益,已經宣布提高農作物的最低支持價格,這將大幅增加政府計劃外開支。2018年3月份,印度發布2018財年財政預算,預測財政赤字為6.24萬億盧比,占GDP比重為3.3%。但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至9月份財政赤字已達5.95萬億盧比,占全年預算的95.3%。此間分析機構評估認為,印度政府將大概率難以實現今年的財政赤字控制目標。

  第三,金融市場流動性降低。非銀行金融機構流動性緊縮進一步打壓了經濟增速,融資成本上升和信貸供應減少直接導致消費和投資水平下降,進而拖累經濟增長。非銀行金融機構是印度中小企業貸款的主要來源之一,但印度央行從維持經濟體整體健康的角度出發,一直強調對其加強監管、限制流動。面對非金融機構無序放貸,印度央行甚至直接注銷了31家非金融機構的注冊登記。這與印度財政部提倡的寬松政策明顯相左。此舉不僅助推非金融機構的債務違約風險,還進一步暴露了印度央行與政府間的矛盾。9月份,印度最大的非銀行金融機構之一IL&FS接連出現債務違約情況,隨即恐慌情緒逐步蔓延擴散至整個金融市場,股市、債市受此影響短期內持續震蕩下行。

  此外,從與經濟表現最為密切的就業市場看,形勢不容樂觀,“有增長無就業”的窘境尚未改善。印度央行前行長拉詹曾表示,印度的經濟增長并未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據統計,印度每年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新增求職人數約1200萬,根據不同計算口徑,GDP增速至少要達到8%以上,才有望實現完全吸納,當前經濟增速顯然捉襟見肘。2018年10月份,印度就業人數為3.97億人,同比下降2%,只有39.5%的成年人成功實現就業。印度經濟監測中心報告顯示,印度國內失業率已升至6.9%,為兩年來最高,至少2950萬年輕人在尋找工作。

  隨著新央行行長人選塵埃落定,印度政府與央行有望在握手言和后,統一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取向,市場在結束觀望期后,可能出現積極回應。明年上半年,印度將舉行大選,政府可能會在大選前落實一批惠民項目,實施刺激經濟和就業措施,如放松非銀行金融機構監管注入流動性、加大基礎設施投入等,經濟有望在第四財季(2019年1月份至3月份)迎來一波“小陽春”。

  可能影響印度2019年經濟表現的最大變量是大選結果。從目前看,現任總理莫迪代表的印度人民黨12月初在拉賈斯坦邦、中央邦等五邦地方議會選舉失利后,后續選情不容樂觀。如出現執政黨意外更迭等“黑天鵝”事件,市場必然需要時間適應,或將拖累印度亟待實施的經濟改革,經濟快速增長勢頭也或將難以為繼。(胡博峰)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微信

水利部發展
研究中心
微信

广东西陲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