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西陲透视
郵件登錄

王冠軍:以補短板為重點 加快完善水利基礎設施網絡

2019-02-11 06:33

   鄂竟平部長在分析當前我國治水主要矛盾深刻變化的基礎上,明確提出了“水利工程補短板,水利行業強監管”的水利改革發展總基調。構建與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相適應的水安全保障體系,推進水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做好補齊短板這篇大文章,著力提高水利發展的全面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

  一、充分認識水利工程補短板的重要意義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水利建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為保障經濟社會持續快速發展和人民安居樂業做出了突出貢獻。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處于向“兩個一百年”宏偉目標奮進的歷史交匯期,與支撐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要求和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相比,我國水利設施能力仍存在明顯短板。加快補齊水利工程短板,需求迫切、意義重大。

  水利工程補短板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內在要求。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經濟發展和經濟工作的主線。補短板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五大任務之一,是優化供給結構、提高供給質量、增強改革發展動力的重要舉措。黨的十九大報告在部署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中,把水利擺在九大基礎設施網絡建設之首,納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補短板”的重要領域;國務院2018年10月印發的關于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中,也對加快推進水利領域補短板工程建設做出了明確部署和要求。實施水利工程補短板,加快健全完善水利基礎設施網絡,不斷提升水利供給保障水平和質量,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內在要求和迫切需要,對推動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特別是當前穩投資、保就業、促增長具有重要意義。

  水利工程補短板是推進國家相關重大戰略的重要支撐。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入推進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重點謀劃實施了“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三大戰略,按照“千年大計”部署推進雄安新區建設,黨的十九大又將鄉村振興戰略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大歷史任務,提到黨和政府工作的重要議程。水利是經濟社會發展不可替代的基礎支撐。與國家重大戰略實施的要求相比,水利還存在薄弱環節和明顯制約,京津冀水資源供給保障能力不足,地下水超采嚴重;長江干流及主要支流部分河段防洪能力不足,上中游水土流失嚴重;中西部地區和廣大農村地區的水利基礎設施相對落后,對經濟社會發展、人民脫貧致富形成制約。實施水利工程補短板,加快推進重點流域、重點區域、重點領域的水利薄弱環節建設,對支撐和保障國家相關重大戰略順利實施具有重要意義。

  水利工程補短板是全面提升國家水安全保障能力的重要基礎。經過多年不懈努力,我國水安全保障能力顯著提升。但是面臨著新老水問題相互交織的嚴峻形勢,老的水旱災害問題尚未得到根本解決,水資源短缺、水生態損害、水環境污染等新的水問題日益凸顯。我國治水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對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的需求與水利行業監管能力不足之間的矛盾,同時,人民對除水害興水利的需求與水利工程能力不足之間的矛盾作為次要矛盾仍將長期存在,在一定條件下甚至可能重新轉化為主要矛盾,必須予以高度重視。實施水利工程補短板,針對解決新老水問題的迫切需要,精準推進水利薄弱環節建設,可以為水利行業監管創造有利的條件,對全面提升國家水安全保障能力具有重要意義。

  二、準確把握當前水利工程補短板的特點

  當前水利工程中的短板具有特殊性和復雜性。為有效補齊補全水利工程短板,必須以習近平總書記“十六字”治水方針為指導,從多個角度辨析并準確把握當前水利工程補短板的特點。

  具有水利發展的階段性。水利發展要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水利工程的短板就是水利工程供給能力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之間的差距。不同歷史時期經濟社會發展對水利的需求不同,水利的短板也有所不同。目前,我國初步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功能最全的水利基礎設施體系,水旱災害防御能力已經達到了較安全的水平,人們對防洪、供水的需求基本得到滿足。然而,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態環境的需求快速增長,水生態保護與修復能力不足成為當前水利工程最大短板。與此同時,水利行業監管能力不足的問題更加突顯,水利信息化水平落后成為制約水利行業監管能力的突出短板。

  具有區域發展的不平衡性。廣大中西部地區由于歷史欠賬多、經濟落后等原因,水利基礎設施建設相對滯后,區域水利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依然比較突出。中西部地區和東北地區防洪供水工程體系仍在彌補歷史欠賬,有的防洪供水能力偏低,很多東部發達地區已經提出率先基本實現水利現代化的目標,水利投入的重點轉向水生態修復與保護。根據水利部發展研究中心對全國31個省2016年度水利現代化進程的評估結果,東部地區水利現代化水平為79.2,中部地區為73.0,西部地區和東北地區分別為64.4和63.8,區域水利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十分突出。農村水利仍然是水利的薄弱環節,抗御旱澇災害能力較低,約20%的農村人口沒有普及自來水,與城市的防洪供水保障水平存在較大差距。

  具有危害的放大性。根據“木桶原理”,木桶中的短板雖然只是箍成木桶的所有木板中的一塊,甚至是很小很窄的一塊,但卻是決定木桶盛水量的關鍵制約因素。從個體在整體中的占比及其影響程度來看,短板對木桶盛水量的影響具有顯著放大效應。當前,防洪、供水、生態修復、信息化等領域的工程短板就是影響我國防洪能力、供水能力、生態服務供給能力、行業監管能力提升的薄弱環節和關鍵所在。以防洪工程短板為例,從“十二五”以來的洪澇災情來看,近年來治理的中小河流重要河段,已發揮出顯著的防洪減災效益,但每年水災死亡人數仍然大多發生在中小河流,2016年中小河流和山洪災害死亡人數占因災死亡人數的近七成。

  具有成因的復雜性。當前水利工程短板的形成原因是多方面的。從自然歷史角度來看,人多水少、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的特點,決定了我國是世界上水情最為復雜、江河治理難度最大、治水任務最為繁重的國家,加之水利公益性特點,與交通、電力、通信等行業相比,水利投入明顯不足,過去我們把精力主要放在大江大河、重點區域,中小河流防洪、欠發達地區和農村防洪供水存在較大短板,水資源配置不充分。從經濟社會角度來看,長期以來,有些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沒有充分考慮水資源的承載能力,水資源開發利用時沒有統籌處理好與其他生態要素的關系,導致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等方面問題日益凸顯。從觀念認識角度來看,以往對新形勢下治水主要矛盾變化等理解認識得不夠,水利改革發展的思路、目標任務、方法措施沒有及時加以調整,主要體現在生態修復、信息化工程方面。

  三、科學推進水利工程補短板工作

  水利工程補短板事關水利改革發展全局,能否做好補短板工作,關鍵是要用“辯證法”客觀看待短板,用“矛盾論”深入分析短板,用系統的“方法論”科學補齊短板。

  “補短板”不能“一刀切”,要“一刀一刀切”。不同的短板成因是不同的,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做到“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各地水利發展水平、水資源稟賦均大不相同,其所處的經濟社會發展階段和面臨的水利需求也有所差異,找出的短板也會千差萬別,首先要對找出的短板排排隊、歸歸類,找出“最短的那塊板”,抓住“牛鼻子”。對于防洪供水能力明顯薄弱的地區,首先要加強防洪和供水工程建設,保障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對于防洪供水問題已經基本解決的地區,要加強水生態保護與修復工程建設,為人民群眾營造美好的水生態環境。其次要認真分析成因,找準“病根子”,結合實際開出本地特色的“藥方子”。同樣是水資源短缺問題,工程性短缺和水質性短缺需采取不同的解決路徑。

  “補短板”不是“修修補補”,要“綜合施策”。決定木桶容量的,不只是短板長度,還有木桶的直徑、形狀等。“補短板”是一項系統工程,如果把“補短板”簡單理解為“缺什么補什么”,那么往往就會忽略矛盾的全局性、復雜性和長遠性。就各地而言,短板成因具有綜合性,涉及各種復雜的利益關系調整,牽涉面廣。許多短板僅僅依靠工程措施難以補齊補全,需要以系統思維綜合運用多種方法予以解決。例如針對華北地下水超采問題,應堅持“一增一減”的辯證思維,挖掘調水工程潛力,提升供水保障能力;通過產業結構調整、節水技術改造等多種途徑厲行節約,在開源的同時實現節流。

  “補短板”不是“一錘子買賣”,要“一錘一錘釘”。“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短板之所以成為短板,大多是長期積累而形成的。“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對于水利工程補短板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例如中小河流治理工作已開展了近十年,雖然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是由于量大面廣,流域面積3000平方公里及以上主要支流還有49條未開展治理,列入規劃治理任務的中小河流治理率不足50%;水土流失治理工作已開展了幾十年,全國亟待治理的水土流失面積還有近180萬平方公里,東北黑土地、西南石漠化地區水土資源保護的任務十分迫切。補這些短板,必須發揚釘釘子的精神,一項接著一項補,一年接著一年補,一任接著一任補。

  “補短板”不忘“促長板”,要“長短相促”。水利改革發展中的“短板”與“長板”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在改革開放前,我國水資源水環境水生態問題并不突出,也無所謂水生態修復工程的短板,但是由于長期以來對經濟規律、自然規律、生態規律認識不夠,忽視了水資源節約和水環境保護,對自然界索取多投入少,開發多保護少,導致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問題越來越突出。“補短板”是破難與解題,“促長板”是揚長與創新,前者迫在眉睫,后者事關戰略,兩者相互影響、相互滲透、相互制約。如果不重視“補短板”,很可能消減原有的“長板”;長板不鞏固和做強,也會逐漸退化為短板。因此,只有認清本地的“長”和“短”、“長”中之“短”、“短”中之“長”,以長補短、以長克短、以長避短,才能把長板做優做強,把短板補齊補全,提高水利整體發展水平。

  作者:王冠軍 龐靖鵬 高龍  來源:新華網

微信

水利部發展
研究中心
微信

广东西陲透视